广州参星科技有限公司 > 互联网 > 红嫁衣美国风投反思估值泡沫:使用新技术者并不算科技公司
红嫁衣美国风投反思估值泡沫:使用新技术者并不算科技公司
添加日期:[2019-10-06 17:00]
浏览次数:
字号
   

[摘要]硅谷正在进行一场反思,红嫁衣原因是一些独角兽公司(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非上市科技公司)没有能够引发公众投资人的兴趣(类似于风投和私募投资者的兴趣)。

腾讯科技讯 最近,曾经是互联网“当红炸子鸡”的写字楼二房东企业WeWork上市惨遭失败,此外Uber和Lyft两大网约车公司上市后股价暴跌,各种迹象构成了一个令人失望的2019年“上市季”。据外媒最新消息,这种现象已经促使美国风险投资行业反思科技领域出现的估值泡沫问题,尤其是那些使用了一些新软件、新技术的实体业务公司到底算不算是科技公司。

据国外媒体报道,随着2019年的首次公开募股(IPO)面临着资本市场的严格审核,现在甚至出现了更多的问题,即为什么价值几十亿美元的新创科技公司,却没有实现预期的IPO资本估值目标。

纽约联合广场风险投资公司的风险资本家弗雷德·威尔逊周末在博客中总结了这个问题。

威尔逊在文章中写道:“我相信,我们已经在私人投资市场的后期看到了这样一种说法,即随着软件正在吞噬世界(房地产、音乐、锻炼、交通),每家公司都应该被视为收入10倍或更多的软件公司。这种说法现在正在瓦解。”

他写道:“如果某个公司的产品是软件,第一次做爱因此可以产生软件毛利润(75%或更高),那么它应该被视为软件公司。如果产品是别的东西,不能产生软件毛利润,那么它需要像其他利润率相似的类似企业一样被估价,但也许要有一定的溢价,来认可这些公司可以通过软件获得的杠杆作用。”

这正是许多今年上市或计划上市的大公司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都在传统产品中集成了一层科技和软件,但是他们没有传统软件公司那样的利润空间。比如写字楼二房东企业WeWork出租办公空间,Lyft和Uber通过智能手机提供了网约车服务。Peloton出售昂贵的健身单车和网络视频健身课程套餐(健身设备直接联网)。

在私人投资市场上,这些公司的高速增长以及它们用软件颠覆传统行业的承诺,导致他们获得极高的估值。但时至今日,美国资本市场的理性和怀疑开始抬头。

Uber今年5月首次公开募股前的私人估值(即风险投资公司在上市前投资给出的估值)约为760亿美元,现在的市值约为510亿美元。Lyft的市值目前约为120亿美元,低于其上一次150亿美元的私人估值。

此外,ts是什么意思围绕着WeWork拙劣的首次公开募股的所有戏剧性事件,公众投资者希望将该公司的估值从上一次私人估值约470亿美元降至100亿美元,估值降幅更是惊人。

得益于繁忙的首次公开募股季节,这些科技注入型公司过高的估值估值问题现在得到了很多关注,而一些迹象表明,公众投资人对这类公司没有兴趣。

最值得注意的是,看看BlueApron(一家生鲜食材送货上门的公司),这是2014年至2018年间用户听过的几乎每一个音频节目的广告赞助商。该公司在2017年上市时以每股10美元的价格开始交易,市值接近20亿美元。但去年底股价跌至1美元以下,目前市值仅为1.15亿美元。

正如财经撰稿人兼Ritholtz财富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乔希·布朗上周在推特网站指出的那样,软银集团投资的WeWork几乎遭遇了相同的命运。不过面对估值暴跌,软银集团选择了让WeWork取消上市计划,并且开始整顿管理层和业务,比如变卖非核心资产、私人飞机等。

硅谷正在进行一场反思,原因是一些独角兽公司(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非上市科技公司)没有能够引发公众投资人的兴趣(类似于风投和私募投资者的兴趣)。

因此,Plalantir和Postmates等公司推迟了他们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直到市场稳定下来,或者他们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来保持他们的高估值(例如,Postmates在本月初又筹集了2.25亿美元,预计今年会上市。)

不过,Axios网站的商业编辑丹·普里马克(Dan Primack)怀疑最近首次公开募股的糟糕表现会在风险投资人群中引起很大变化,因为他们仍然被那些有魅力的创始人和诱人的投资条款吸引,这些条款给了他们非常“甜蜜”的投资交易。

这位业内人士表示,许多风险投资家变得对创始人越来越友好,另外如果创始人足够“红”、投资交易足够有吸引力,他们就会投资,甚至忽略一些信息披露和监管等问题。

正如威尔逊在博客中所说,科技和软件可以提供优势的观点是正确的,但美国资本市场已经证明,这并不能证明这些公司在私人投资中获得的大规模估值是合理的。仅仅因为一家公司使用新科技并不意味着它就是一家科技公司。

不认可是科技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据国外媒体报道,WeWork在上市之前的估值出现大幅暴跌,除了首席执行官诺依曼一人大权独揽造成内部管理混乱、企业巨额亏损之外,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投资机构认为WeWork谈不上是一家科技公司,不配获得科技企业才有的高估值。

WeWork的商业模式,是租赁写字楼,重新进行装修和隔断,增加企业共用设施(比如会议室、咖啡间),然后再以更高价格租赁给一些创业公司或者微软这样的大企业。

美国的一些投资人认为,WeWork经营的是房地产业务,美国本来就有一批房地产公司从事写字楼二房东的业务。

另外,Uber发明的网约车模式在全球许多国家地区遭到模仿,推动了一个新行业的出现,但是网约车行业过去也被质疑是出租车公司,而不是科技公司。

早前在欧盟的一宗诉讼中,欧盟最高法院裁定,Uber本身不是一家科技公司,而是一家经营客运的交通运输公司,因此应该按照这一身份进行监管。(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本站部分图片和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或原公司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