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视剧台词 > 短剧本 要超短

短剧本 要超短

2019-06-13 03:22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女:(挎一个包,上)孩子今年上初三,学习压力像座山。成绩总也上不去,找个家教解忧烦。

  女: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我们家孩子吧,学习也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你说,这可咋办呀?

  甲:我叫您大娘,不介意吧!我看您长得年轻,没跟您叫奶奶,您让大伙儿瞧瞧,就您这一打扮,哪像六十多岁的人啊!

  甲:那好办,你找几根木头,搭一个架子,往写字台前一放,上面拴上铁链,挂个炭火盆,盆里烧把烙铁,等那烙铁烧得(滋……)

  甲:(不好意思)打孩子是不对,总得让孩子吃一点儿苦啊!您先把台灯撤了,把****光灯摘了……

  甲:有什么困难?!抓几十只萤火虫,装个塑料里,往写字台上一吊不就完了吗!

  女: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我们家孩子吧!学习也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你说,这可咋办呀?

  [乙转身,背对女,侧对观众,眉飞色舞,喜形于色,甩头发,整衣服、搓手,从书包里找出个滚刷,刷衣服上的灰尘]

  乙:我是说初二嘛,刚好十四五岁,正是豆蔻年华。那叫知识渐长,情窦初开。(笑)女孩子成绩上不去,与青春期孩子心理有关。女孩子嘛,不能太封闭了,要开朗,要热情,多与男孩子交往也没什么嘛。当这种朦胧的感情从孩子心底萌芽时,我们一定要把它引入正轨,健康发展。我想引导咱秀秀妹……

  乙:是了,你说这样的孩子能学好吗?(气愤)男孩子成绩上不去,与青春期孩子心理有关。(严肃)男孩子,不要太开放了,要深沉,要稳重,与女孩子交往只能影响学习,有什么好处?当这种朦胧的感情从孩子心底萌芽时,我们要把它扼杀在襁褓中,绝不能放任自流。

  女:我听说,当这种朦胧的感情从心底萌芽时,我们应该把它引入正轨,健康发展。(盯着乙)

  丙:(唱)啤酒它顶呱呱,雪茄……(发现女家长)哟喝,可算逮住一个,(吐牙签,摘眼镜,揣兜里,捋袖子)

  丙:(从背后拽出一个更大纸板,上书“北疆大学,家教”)干什么,瞧着。(把纸板打开)

  女:(长出一口气)噢,原来是找家教的,我怎么看着跟劫匪似的。你是哪个学校的?

  女: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我们家孩子学习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你说这可咋办呢?(愁,叹气)。

  女:先来个叫大娘,后来个叫阿姨,现在又叫大姐,我是越活越年轻了。(面向观众)

  女:嗯,有道理。哎(↑),对了,我们秀秀,是个女孩,上高三了,她不太习惯和男孩交往,你能教吗?

  丙:男孩女孩无所谓嘛,(面对观众)不敢当师生关系,就算是兄妹吧。她要真不习惯男家教,对不起,你去找个女大学生吧。

  丙:(对,女)稍等一下。(走开几步,对观众)喂,您好。噢,是蜜儿啊!有事吗?什么,陪你看电影?马上?不行,现在我有事……

  丙:什么,跟谁叫姐?当然跟你了,我不是说过吗?不敢当师生关系,就算是兄妹吧。

  丙:你什么人?我说过我不去了!你爱找谁找谁!没你张屠户,咱也不吃带毛的猪!

  丙:嗳,蜜儿(柔),……不是!蜜儿!我不是说你!蜜儿!蜜儿!……(对方已挂)

  丁:(嘲笑)一看您就没有经验,你们这些家长都这么问:(学)你是哪个学校的?

  人家回答:北域大学,简称北大。(对众)您又说了,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还说什么,我家孩子,学习也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这可咋办呢?(对家长)像这样,那家教能找着吗?那钱能少花吗?

  丁:你得这么问:你多大了?几岁上的学呀?上没上幼儿园?进没进托儿所?有多长的团龄?写过几份入党申请书?

  丁:哎,你不要我没关系,那边有个哥们儿等半天了。(叫远方的人)嘿,快来,这儿有找家教的!

  注:甲、丙由一人演,乙丁由一人演。二次上场要换衣服。建议,甲穿夹克,乙穿西装,丙披风衣敞怀,丁穿中山装。以便区分角色。

  人物分析:甲:学者风范、严厉。乙:绅士风度,狡猾。丙:大款气派、粗犷。丁:饱学之士,傲慢。家长:爱唠叨,说话流利

  甲(得意洋洋地掏手机):用这个!这是我爸昨天买给我的诺基亚名牌手机,功能齐全!我有个信息院的哥们前两节刚考完了计算机,卷子跟咱们的一样的。这次就考那么100道选择题,我已经跟他说好了,三条短信息就搞定。

  乙(失望地):用短信息收答案啊?有什么厉害啊,虽然你的手机调了振动,可是也很容易被老师发现的,老师对这些特敏感。

  甲(神秘兮兮):非也非也。我偏偏不调振动,就让它短信息铃声响着。(短信息“嘀嘀”声,甲看)哈,我那哥们现在已经回到宿舍,准备翻书查答案了。

  甲:这你就不懂了,这叫置诸死地而后生。山人自有妙计,你就好好地等着答案自动送上门吧。

  老师(清嗓子):同学们,今天的计算机基础考试由我来给你们监考。希望大家合作。(发卷)试卷两张,答题卡一张。题目一共是100道,全部是选择题。请大家检查一下。完了以后写好专业姓名学号。(发完卷走到前面)虽然是老生常谈,我在这里还是给大家强调一次考场纪律。不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当老师那么多年,监考过的学生无数,那些不安分的同学有什么伎俩我都清楚得很。被我发现谁有小动作,后果自己心理清楚。我说的就那么多。(看表)好了,现在大家开始答题。时间是两个小时。

  老师(严肃的):哪位同学带手机进考场了?!把手机交出来或者关掉!……哦,是我的,一时疏忽,影响同学们了,不好意思。(赶紧把手机关了)

  甲(高举手):我,老师。(恳切的)实在对不起,我的手表坏了,为了方便看时间,我带了个闹钟来,可能没关好。(从书桌里掏出一个硕大无比的闹钟)

  甲(激动地):老师您别说了,我也被它烦透了!(交出闹钟)它还真神了,没电还会响。你就把我这破闹钟收去吧,这样大家都放心一些。我为自己打扰了考场的秩序而深感抱歉。

  (在老师出示“一个半小时后”时,甲乙扔下笔,长淑一口气,乙给甲做OK手势。两人相视而笑)

  老师(愤怒的):这位同学,我一直就觉得你有点问题。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

  甲(突然快速地站器,手机掉了下来.望地下说):我的诺基亚名牌手机幸好是耐摔的!

  甲打锣饶场三圈 甲:呦!人挺多呀!给大家拜年了(鞠躬) 台下问:你干啥的呀? 甲:我你都不认识?俺也是江湖人物,不一般炮子!走过南,闯过北,去过泰康和明水,走过东,走过西,来过龙凤和乙烯。如今全国一片好,哪能挣钱我就往哪跑! 台下问:你是哪的呀?你叫啥呀? 甲:恩~哼!在~下。梁山好汉武松的后代,俺叫武大锤,这不入冬了,苞米棒子也收完了,白菜萝卜也卖光了!在家闲着没事,领我妹妹出来打把势卖艺赚点零花钱。 台下问:你妹漂亮吗? 甲:漂亮呀!这还用说吗!昨天我们在安达演出,有个傻小子就看上我妹妹了,非要给我们家当上门女婿,死缠烂打的撵都撵不走,安达是没法混了,一打听,乙烯这雪龙包装开联欢会……

  一个生意失败的人,在绝望的时候接到来自另一个失意人的电话,就这样他走出了人生的低谷……

  梁易缓缓的松开领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茫然的望了望。(内心在呼唤,赶快来个电话吧……)

  办公室很乱,办公桌上散落的文件,张永亮颓废的坐在椅子上,梁易面对着他站着。

  梁: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下子欠了怎么多外债,小吴呢!人呢?

  梁易一个人,心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老爸,老妈怎么办,如果这时候谁可以告诉我有救了,那该多好,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梁易迅速的拿出手机,竟然不是自己的手机响,猛然回头,发现是公共电话在响。

  一个女孩(小茹),跌坐在床上,很茫然的拿着电话听筒,突然,脸上出现了惊喜的表情。

  茹:风,是你吗,你怎么不说线个月你没有给我打电话了,以前,你总是用这部电话给我打电话的,你在吗,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茹:不要挂电话,(泪流满面),你不是说过,活着就是种幸福吗,我们一起努力,一起……

  梁易手中的话筒掉了下来,转身靠在电话机旁边,深呼一口气,口中喃喃念到 活着就是种幸福……

  张:我们有救了,吴进刚那个混蛋被抓了,原来我们欠钱的公司也是他骗的,公款也回来了……

  茹:啊!风 ,你真的在,我不知道听电话的到底是你,还是你的灵魂,虽然你不回答我,但是能够听我说我就心满意足了,我想通了,虽然你不在我身边,但是我能够感觉到你就足够了……

  梁:你好,欢迎你参见我们公司的面视,首先,我有一个小问题,请问,你是怎么看待生命的。

  茹:恩,我觉得拥有生命本身就是件很幸福的事情,所以健康快乐的生活是我的准则。

  女:(挎一个包,上)孩子今年上初三,学习压力像座山。成绩总也上不去,找个家教解忧烦。

  女: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我们家孩子吧,学习也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你说,这可咋办呀?

  甲:我叫您大娘,不介意吧!我看您长得年轻,没跟您叫奶奶,您让大伙儿瞧瞧,就您这一打扮,哪像六十多岁的人啊!

  甲:那好办,你找几根木头,搭一个架子,往写字台前一放,上面拴上铁链,挂个炭火盆,盆里烧把烙铁,等那烙铁烧得(滋……)

  甲:(不好意思)打孩子是不对,总得让孩子吃一点儿苦啊!您先把台灯撤了,把****光灯摘了……

  甲:有什么困难?!抓几十只萤火虫,装个塑料里,往写字台上一吊不就完了吗!

  女: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我们家孩子吧!学习也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你说,这可咋办呀?

  [乙转身,背对女,侧对观众,眉飞色舞,喜形于色,甩头发,整衣服、搓手,从书包里找出个滚刷,刷衣服上的灰尘]

  乙:我是说初二嘛,刚好十四五岁,正是豆蔻年华。那叫知识渐长,情窦初开。(笑)女孩子成绩上不去,与青春期孩子心理有关。女孩子嘛,不能太封闭了,要开朗,要热情,多与男孩子交往也没什么嘛。当这种朦胧的感情从孩子心底萌芽时,我们一定要把它引入正轨,健康发展。我想引导咱秀秀妹……

  乙:是了,你说这样的孩子能学好吗?(气愤)男孩子成绩上不去,与青春期孩子心理有关。(严肃)男孩子,不要太开放了,要深沉,要稳重,与女孩子交往只能影响学习,有什么好处?当这种朦胧的感情从孩子心底萌芽时,我们要把它扼杀在襁褓中,绝不能放任自流。

  女:我听说,当这种朦胧的感情从心底萌芽时,我们应该把它引入正轨,健康发展。(盯着乙)

  丙:(唱)啤酒它顶呱呱,雪茄……(发现女家长)哟喝,可算逮住一个,(吐牙签,摘眼镜,揣兜里,捋袖子)

  丙:(从背后拽出一个更大纸板,上书“北疆大学,家教”)干什么,瞧着。(把纸板打开)

  女:(长出一口气)噢,原来是找家教的,我怎么看着跟劫匪似的。你是哪个学校的?

  女: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我们家孩子学习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你说这可咋办呢?(愁,叹气)。

  女:先来个叫大娘,后来个叫阿姨,现在又叫大姐,我是越活越年轻了。(面向观众)

  女:嗯,有道理。哎(↑),对了,我们秀秀,是个女孩,上高三了,她不太习惯和男孩交往,你能教吗?

  丙:男孩女孩无所谓嘛,(面对观众)不敢当师生关系,就算是兄妹吧。她要真不习惯男家教,对不起,你去找个女大学生吧。

  丙:(对,女)稍等一下。(走开几步,对观众)喂,您好。噢,是蜜儿啊!有事吗?什么,陪你看电影?马上?不行,现在我有事……

  丙:什么,跟谁叫姐?当然跟你了,我不是说过吗?不敢当师生关系,就算是兄妹吧。

  丙:你什么人?我说过我不去了!你爱找谁找谁!没你张屠户,咱也不吃带毛的猪!

  丙:嗳,蜜儿(柔),……不是!蜜儿!我不是说你!蜜儿!蜜儿!……(对方已挂)

  丁:(嘲笑)一看您就没有经验,你们这些家长都这么问:(学)你是哪个学校的?

  人家回答:北域大学,简称北大。(对众)您又说了,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还说什么,我家孩子,学习也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这可咋办呢?(对家长)像这样,那家教能找着吗?那钱能少花吗?

  丁:你得这么问:你多大了?几岁上的学呀?上没上幼儿园?进没进托儿所?有多长的团龄?写过几份入党申请书?

  丁:哎,你不要我没关系,那边有个哥们儿等半天了。(叫远方的人)嘿,快来,这儿有找家教的!

  注:甲、丙由一人演,乙丁由一人演。二次上场要换衣服。建议,甲穿夹克,乙穿西装,丙披风衣敞怀,丁穿中山装。以便区分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