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电视剧台词 > 最著名的脑残粉都反水了:库克写砸了苹果手表的剧本?

最著名的脑残粉都反水了:库克写砸了苹果手表的剧本?

2019-06-21 04:36

  美国橄榄球赛季正在火热进行中,跑卫摆脱对方的重重防守,即将抵达底线得分的情境经常上演。然而莫名其妙地是,这个跑卫决定回头看一下是否后有追兵。很明显,突围的球员小时候一定没有经常呆在祖父身边,听祖父讲述传奇棒球手萨奇·佩吉(Satchel Paige)的名言:“别往后看,也许有人正要赶上你。” Fitbit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朴(James Park)私底下也许是相信佩吉这句话的。当被问到苹果手表(Apple Watch)对其公司的健身追踪器有何影响时,詹姆斯·朴说的是“没有实质性的影响。”由于第三季度Fitbits公司销售额同比上涨109%,他的自信似乎是合情合理的。事实上真的如此吗?

  关于苹果手表,现在最流行的说法是它是一款已经失败的产品,是苹果公司缺少真正领航者的证明,就像一艘大船,它将和掌舵的库克船长一起撞上名为“后乔布斯时代”的冰山。例如,本来是对苹果产品大唱赞歌的布莱恩·霍尔(Brian Hall)网站,最近却发布了一篇吐槽苹果手表的文章。而故事的焦点在于苹果御用博主约翰· 格鲁伯(John Gruber)在他的播客节目《脱口秀》(The Talk Show)中承认,他并非每天都佩戴苹果手表。

  这件事说起来很有点团队内讧的味道。格鲁伯是靠他的苹果博客来维持生计,有批评者认为他是苹果公司的脑残粉。这种说法有失偏颇,但再怎么说,如果苹果是你的饭票,那别人认为你的苹果的托也是情理之中。关于格鲁伯与苹果闹翻的“新闻”,重要到足以让《财富》杂志博主菲利普·埃尔莫·德维特(Philip Elmer-DeWitt)掩盖起来,这两人都是长期跟踪苹果新闻的博主,德维特是从2007年开始,格鲁伯的博客则可以追溯到2002年。所以如果其中一人对苹果产品表示不满,这是一件大事——某程度上是的。

  衡量苹果手表当前成绩的难度在于,苹果公司并不单独提供这款产品的销售数据,该公司甚至在苹果手表面市前就明确表示不会公布这个数据。公司的主要产品——iPhone、iPad、Mac——从未如此,苹果每个季度都会提供它们的具体销售数据。蒂姆·库克(Tim Cook)明确表示,Apple Watch的销售信息将非常珍贵,不宜在此阶段公布;否则竞争者就会意识到苹果手表是如此之成功,所以他宁愿暂时把王牌收起来。库克在最新一季财报中所能提供的只是:“苹果手表的销量稳步上升,超过我们的预期。”

  首先要承认的是,这个估算值会存在一定误差——如果计算没有出现严重错误的话,第二财季的销量不会低于300万块,但也不会达到500万块——这确实追得Fitbit很紧。詹姆斯·朴可以向那个聪明的跑卫学习,只向前看。毕竟来说,Fitbit的增长是飞快的,虽然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上市后股价一直维持小幅震荡走势,但内部人士还是套现了一大笔钱。如果赋予“向前看”更为传统的意义,展望2016年对詹姆斯·朴来说是个聪明的做法。

  想象一下这种情况,苹果公司按照以往的剧本,以当前款的价格——349或399美元发布Apple Watch 2。但按照此前iPad和现在iPhone的做法,苹果公司以低价继续出售第一代机型,例如249和299美元。这样一来,与249美元的Fitbit Surge等产品之间的竞争就会更加激烈,甚至让人们期待Fitbit的低价版本能“回头看一眼”苹果手表。否则的话,Fitbit和詹姆斯·朴会突然发现,还没来得及回望就被对方的后卫拽倒了。

  但无论如何,这是明年的事情。与此同时,其他有力竞争者的出现似乎是不太可能的。《卫报》(The Guardian)前科技版编辑查尔斯·亚瑟(Charles Arthur)尝试估计Android Wear的销量,它是由一批销售商代理的谷歌应用平台系统,与苹果手表类似。他的结论是虽然前者提前一年多面市,但迄今销量低于200万。阿瑟认为这并不利于智能手表市场,他的观点是:当前,苹果手表只能用于iPhone,而且在美国——苹果市场份额最大的市场——智能手机用户中使用iPhone的还不到一半。

  IDC数据显示,只有主攻中国健身追踪器市场的小米在份额上明确超过苹果和Fitbit。IDC计算了Garmin和三星的最新销售情况,预计两者加起来的销量仅占可穿戴产品的十五分之一。(值得一提的是,IDC认为十分之三的可穿戴产品是来自五大厂商之外的其他品牌,意味着这个市场高度分散,仍在等待新市场领袖的出现,但原先销量领先的公司也有可能进一步巩固份额)。

  也许现在最好的做法是暂时放下这个话题,仅提醒大家我们还处在第一轮发球期间,球员仍然离争球线很近。若要提供明显证据的话,想想前几天豪雅表(Tag Heuer)发布的智能手表。这款产品让人好奇,因为这样一块使用Android Wear平台的智能手表要卖1500美元,而且豪雅表认为你两年后就会再换一块新的。考虑到科技更新换代的速度,这种判断倒也说得通。他们解决方案是,到时你可以加付1500美元,用那块豪雅Connected智能手表换一款旧式的机械豪雅表。

  虽然我们并不能确凿地说智能可穿戴设备在未来会成为一门大生意,但可以断定的是,将来不会出现让你再付一次全价用智能手表换一块老式手表的事情。一年前开始为苹果公司工作的设计师马可·纽森(Marc Newson)曾自己设计过传统手表,他相信苹果手表将来会成为一项大业务。最近他对《澳大利亚金融评论》(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提到:“看看iPhone,它是个颠覆性的产品。因为人们目光看得不够远或者不了解情况,他们并不知道其中的许多理由,但我相信这款产品将成为同样颠覆性的产品。我坚信五年内它会大获成功。”的确,假以时日,成败自有分晓。